最新游戏发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新游戏发布 游戏攻略 查看内容

《只狼》背景故事及剧情解析 只狼剧情是什么意思

2020-5-21 00: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 评论: 0

  《只狼》剧情是大部分玩家所关注的部分,除了游戏内提及的线索之外,有很多需要猜想才能成立,下文是“Angular_GO”分享的《只狼》背景故事及剧情解析,感兴趣的玩家跟小编一起来看吧。

苇名一心盗国

  游戏背景方面是两条线,一条是苇名一心盗国,一条是樱龙和不死之力。先说苇名一心盗国,苇名之地原是苇名族的驻地,后来被内府势力侵并。到了战国末期,剑圣苇名一心为了收回被占领的土地带领苇名众及苇名的庶家也就是同源不同姓的平田家击败了内府士兵,从初次遇见苇名一心孙子苇名弦一郎的对话中得知平田家的家主是弦一郎的叔父。

  平田家的从属忍者就是在战场上收养了主角只狼的巨型忍者枭,其特征是一身毛发披肩,繁体版译名为猫头鹰。而与此同时另一个无主的忍者猿猴也就是日后破旧寺庙的佛雕师,则在战场上将自己的饭团给了在当时还是小女孩的永真,但是猿猴并没有亲自抚养永真,而是寄托给了自己的好友药师道玄,原因是喝完酒的猿猴说跟着一个药师总比要跟着一个忍者好,后来医术精湛的永真成为了苇名一心的专属药师,同时也学习了苇名一心的剑术。从这点上也能看出枭和猿猴同为忍者的不同,猿猴更多的心存善意,枭则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更重视培养自己的臂膀。

  后来平田家主去世,苇名一心病重,苇名国日渐倾颓,内府势力也蠢蠢欲动,这就是游戏流程里的事情了,下文详说。

樱龙不死之力

  另一方面则是樱龙这条线,樱龙下半身是樱花树上半身是独臂的龙形象,源自于西方龙之乡而流落于于苇名。游戏中的不死之力都直接或间接源自于樱龙,包括龙胤,附虫者和变若水,而这三种力量中龙胤最为正统,也是最接近樱龙本身的。樱龙的不死是需要力量来源的,从道具“噬神”的描述里可以看出樱龙的力量需要汲取苇名本土草木小神明的力量,而古老的苇名土地也大量孕育了这种可以被汲取力量来源的小神明,这也是为什么樱龙选择留在了苇名。所以龙胤之力也是同样,对使用者自身没有影响,但是却需要其身边人的生命力,也就是龙咳。

  同时樱龙的力量也影响了水,而离樱龙最近的住在山巅的淤加美一族喝下了具有不死之力的水,崇拜樱龙并修建了源之宫,美其名曰仙乡。

  第一代龙胤拥有者就出自淤加美一族,即丈大人。丈和其侍从巴大人应该也都是女性,淤加美一族的主要战力是女性,以跳舞加攻击力(就是那个集齐三块可以跟鬼佛用技能点加攻击力的面具)和唤雷为主要攻击手段,男性则都为蛇身的奇行种,淤加美一族和源之宫放在后文细说。丈大人和巴大人选择离开家乡寻求断绝龙胤的方法,结交了苇名一心和苇名弦一郎,并教授他们唤雷术,同时也留下了很多笔记作为日后九郎和其忍者只狼断绝不死的重要线索。

三年前平田宅邸

  这里开始两条线苇名和龙胤汇集到一起,身份特殊的九郎获得了第二代龙胤,然后又被平田家收养。在平田家主去世后觊觎龙胤的枭叛变,联合山贼蚺蛇重藏,勾结内府(枭回忆中蚺蛇重藏和内府忍者孤影众是一起的,孤影众是内府的忍者,孤影众的老大有十七个子嗣,风格都是右手持剑左手藏于袍下,左手功能各不相同,有吹哨召狗的,有扔镖的,有拿锈丸的),还招募了猎杀忍者的僧兵一举进攻平田宅邸。赶来的只狼被假死的义父枭蛊惑,因此与蝴蝶夫人一战。另外在三年前的平台庄只狼也能遇见前来捡漏的小贩穴山,就是在苇名城卖杂货和情报的。

  蝴蝶夫人这里的立场交代的并不是很明确,我猜测应该是中立的,秉承着不让任何人接近九郎的使命。毕竟作为忍者无法判断谁是敌人也不需要判断,击退所有来犯之人即可。如果蝴蝶和枭是一伙的,那么可以直接联手拐走九郎,也不需要和只狼一战。如果是平田家一方的,也没有理由对门口那个倒地的平田家忍者出手,蝴蝶夫人的人物刻画更趋向于不论对错的坚持自己的立场与使命。这也是宫崎老贼魂系列里npc的要义,也是为什么我觉得魂系列很多npc都是悲壮且可歌可泣的。

  打败蝴蝶夫人后只狼又被义父捅了一刀倒地,正是在这时九郎为了救只狼将龙胤授予了他。

  这里其实义父想要劫走九郎并没有成功,因为后来游戏中九郎是被弦一郎软禁的,我猜想是在只狼被义父捅刀后,苇名一心或者苇名弦一郎及时赶到打败了义父带走了九郎。这点在少主人守护铃的平田宅邸回忆中蚺蛇重藏boss前,那个果断白给的npc就是苇名一心派来的。我想是由于苇名一心的干预导致枭劫走九郎的计划失败,最后九郎被弦一郎软禁。

  此后义父也隐藏起来等下一个获得龙胤机会,而只狼则因为守护九郎失败困于游戏开头的坑里,这一下就过去了三年,游戏也从这里开始。

三年后的现在

  从永真给了只狼一封信开始,唤醒了只狼再次履行约定保护少主的使命。而通过寺庙中与永真的对话发现,这其实是苇名一心的意图,因此来的是苇名一心的专属药师永真。这里不得不说苇名国,苇名国在苇名一心病重后倾颓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这点从后期同级别小怪上可以感受到,苇名国的忍者也就是前期房顶上的寄鹰众,和后期内府的忍者紫袍的孤影众,实力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同理苇名小兵和内府赤备军也是一样。

  这样的境地如何救国,大概也就真的只有弦一郎渴求的龙胤,但是苇名一心不想凭借这样的方法救国。其实苇名一心是对的,苇名国的陷落不是只靠龙胤就能挽回的,龙胤只能起到拖延的作用,更何况龙胤要牺牲身边人的性命。另一方面自己建立的国家真的要靠邪道来续命么?与其如此不如顺其自然,但苇名一心深知无法劝说弦一郎,所以只能委托永真让只狼带走九郎从而断绝弦一郎的这个念头。

  然后就是弦一郎在苇名城暗道外斩断只狼手臂再次软禁九郎,并封锁了城门和暗道。随后佛雕师将只狼带回了破旧寺庙,等他复活并赐予了道玄制作的忍义手。忍义手的来源在佛雕师喝完酒后会透露,佛雕师曾险些堕入修罗,因此要求苇名一心斩下了自己的手臂,挚友道玄为他制作了忍义手,传手成功。

  于是只狼再次踏上了拯救九郎的旅程,在此期间完善忍义手,学各种技能,然后打败鬼刑部打开了通往苇名主城的大门。最后来到在苇名城天守阁上层击败了苇名弦一郎,但弦一郎却事先喝下了变若水并成为了红眼,拥有了再生之力并逃离了天守阁。

道顺与变若水

  变若水的来源在地牢里开启的支线剧情会有交代,永真的师父道玄还有一个师弟名为道策,道策的徒弟叫作道顺,也就是地牢里的人。本来一开始是道玄和道策师兄弟一起研究源之水的力量,并二次开发成变若水,但是后来从地牢里捡到的手记中会知道,道玄不愿意再去研究并开发变若水,因为变若水会令人失去理智,这与道玄的学医救人相违背。所以道策只能是自己接着完成变若水的开发,目的其实是为了给苇名一心续命,出发点也是好的。只是变若水毕竟不像是正统龙胤那样的不死之力,普通人喝下只会成为怪物且主要作用为加强生命力,无法真正做到不死。

  可惜变若水开发到这种程度的时候道策就死掉了,他的徒弟道顺接起了师父的衣钵,继续开发变若水,但是徒弟比师父要更加疯狂,开始寻找精壮的活人做人体实验。而这时半成品变若水已经在苇名流传开了,不仅是弦一郎喝下了变若水,后期会发现一些精英敌人也会喝下变若水要与内府军决一死战,也是相当悲壮了。

  通过道顺的笔记会知道道顺已经将研究源头追溯到了源之宫的鲤鱼,会让只狼去寻找红眼珠的鲤鱼。红眼珠的鲤鱼是试图成为鲤鱼王但因为条件不足而失败的产物(也就是源之宫的两个坛中贵人中鳞片没收集够数量的那个变的,以后细讲),而喝下变若水也正和晋级失败的红眼鲤鱼一样眼球是红色的,这里二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失败后带来的副作用,道具赤成珠也有介绍。

  后来道顺愈加疯狂,甚至出现了人格分裂,一半是道顺自己,一半是道策,最后为了完成实验自己成为了红眼被只狼击败。

  回到弦一郎,其实根据永真的交待他喝下的是变若之淀,也就是更加浓郁的变若水,因此还可以保有一丝理智的存在。

  暂时分析到这里,估计这周补完全剧情

断绝不死、源之香、不死斩

  战胜弦一郎后,只狼在天守阁与永真、九郎、苇名一心有二十多分钟的对话,九郎意识到了身边种种非人的迹象都源自于龙胤的不死之力,因此九郎想要断绝龙胤,这是九郎“想要成就之事”。与游戏开头最初遇见九郎时不同,那时的九郎还不知道自己“该成就之事”是什么,同样的包括弦一郎等人都有“该成就之事”,也就是自己的使命,在最终boss战如果被弦一郎击败后弦一郎的台词是“我也有该成就之事”,和其他宫崎英高的游戏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要去完成,而九郎与只狼一起断绝龙胤的经历则见证了九郎自己的成长。

  与苇名一心的对话为只狼提供了仙峰寺不死斩的线索,同时也提到了附虫者。而九郎的断绝龙胤之书则提示了若想断绝不死需要利用源之香去到源之宫也就是仙乡(仙乡和龙之归乡不是一个,仙乡就是指的源之宫的樱龙所在地,龙之归乡则指的是西方龙之乡),而丈的手记和香花的记载还有九郎的分析揭示了花、石、樱这些关于源之香的线索。断绝龙胤的条件逐渐清晰,只狼也开始了断绝龙胤的前期准备工作。

仙峰寺&研究起源

  仙峰寺这里其实我觉得包含了宫崎英高的彩蛋,也就是罗伯特的父亲,初见一股浓郁的魂气息扑面而来,甚至有点法兰不死队的感觉……罗伯特的父亲为了救自己的儿子来到了仙峰寺寻求不死之力,要求是杀1000个擅闯仙峰寺的人,可知仙峰寺对不死之力的研究已经远近闻名了。

  如果在打弦一郎之前来到仙峰寺的话我们还能遇见全身爬满蜈蚣的绿袍的高阶僧人(也可能是另一位仙峰上人,游戏里没有明确的交待这个人的身份,但装束和之后山洞里遇见的蓝袍仙峰上人是一样的,只是颜色不同),一阵语速超慢的对话,揭示了仙峰寺研究不死的起源。

  仙峰寺最初开始对不死之力的研究并不是因为渴求长生不老,其实是走上了错误的修行道路。只狼在仙峰寺总共得到了两本永旅经,一本是绿袍僧人给我们的《永旅经·虫之恩赐》,另一本是蓝袍仙峰上人尸体那得到的《永旅经·龙之还乡》。永旅经意为“漫长开悟之旅的经卷”,可见最初仙峰寺的高层是把对不死之力的研究看作是一种修行,这点从绿袍僧人的对话中也能察觉到。

  绿袍僧侣对隐藏不死斩阻止断绝龙胤这件事感到后悔,因为他最初是错误的认为龙胤是尊贵的象征,他认为将龙胤归还到西方龙之乡才是圆满的完成了修行,所以他不允许用不死斩直接断绝龙胤,故而才藏了起来(这也导致了巴没能寻找到红色不死斩“拜泪”,也就是没能抓住神隐幻境里的猴子)。从绿袍僧人的台词“龙胤虽然珍贵但还是人啊”可以看出,他一开始认为龙胤拥有者是超脱凡人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帮助龙胤拥有者完成还乡的使命也是意味着开悟。所以这才是仙峰寺研究不死之力的开端,跟道策一样也是意图做正确的事情却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来到仙峰寺后也能发现,那些附虫的僧人是在被供奉的位置上存在的(比如有三个背对着只狼的僧侣的场景),尤其是大量在仙峰寺正殿出现,这也证明了附虫僧人地位的非同寻常。可见相对于简单的长生不老,龙胤和不死之力更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恩赐”。

  逐渐的错误的信仰令仙峰寺背离了僧人的本质,不仅仅开始散播夜叉戮糖这种禁药换取香火钱来维持研究,甚至让仙峰寺的忍者团体也就是戴斗笠的乱波众诱拐孩子进行再造龙胤之子的实验,后期更是让乱波众投靠了内府来换取钱财。

  游戏中内府势力入侵后更多的是看到苇名众小兵和内府赤备军互相厮杀,而苇名城的房顶上却看不到寄鹰众和孤影众的打斗,反而是被孤影众轻松占领了房顶,其实是内府势力买通了早已深入苇名城的乱波众,将寄鹰众引诱到了遗冢附近集中歼灭。不仅仅是苇名城房顶上同时存在着孤影众和红斗笠的乱波众,而且在遗冢附近也可以窃听到红斗笠乱波众的独白,杀掉他后还能固定得到一个沉重的钱袋。

支线&小太郎

  小太郎则是整个仙峰寺为数不多的善良之人,想要为其中一位被仙峰寺用来做实验的变若之子寻找到洁白的花,在只狼带来了白色风车后唤起了小太郎的记忆。

  和小太郎的对话中发现小太郎是负责照顾仙峰寺的实验品变若之子们的,所以小太郎也会随身携带柿子想要给这些变若之子们食用。除此之外仅有的关于小太郎支线的相关线索则是地牢里那份腐朽囚徒的手记,手记的作者与想着照顾变若之子的小太郎不同,而是痴迷于寻求去往仙乡的方法,并对小太郎感到愧疚。因此我猜测是手记的作者本应同小太郎一同照顾变若之子,但却更加渴求去往仙乡寻求不死,便丢下了小太郎独自深入地牢最终死在地牢里,或者说为了自己的目的做了一些坏事情造成了小太郎的失忆。

  小太郎这条支线对应了三个不同的结局,但其实小太郎自身并没有太多的线索可以参考,所以我这里就深入分析了,因为有可能造成过度解读,这篇解析只分析有理有据的剧情内容。我个人觉得设计小太郎这个npc存在的作用是完善三个另外三个支线,分别是与货郎穴山一起卖货、被道策用来做实验、和变若之子游魂呆在神隐幻境里,每条线都是在小太郎跟进后有了最终的结局(道策线用武士阵左也可完成)。

仙峰寺&米娘

  随后只狼深入仙峰寺来到了神隐幻境,开始抓猴子,观猴、闻猴、言猴、隐身猴。这里的猴子都是实验失败品的游魂,为了保护实验成功的变若之子米娘而戏耍只狼。在幻境里还能遇到唯一一个走正道的仙峰寺僧人给予了只狼捉猴指引,最终抓到所有猴子后就可以来到仙峰寺内殿,获得红色不死斩“拜泪”,作用是用来获得断绝龙胤的必备道具龙泪。

  在后来与米娘的对话后把米吃掉,然后将从米娘那里得到的“给九郎的米”交给九郎,再回到内殿将永旅经交给她这一系列操作后,米娘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了解了自己存在的意义,而这种意义也可以说是仙峰上人所研究出来的。虽然仍对仙峰寺众人非常憎恶,同时也对幻境里的变若之子游魂们感到不舍,米娘也依然选择了坦然面对自己的使命归还龙胤。

  自此也就也开启了龙之还乡的结局任务,需要只狼去坠落之谷拿到两个土地神白蛇的心脏,令米娘成为龙胤的“摇篮”,仙峰寺的剧情基本也就到这里结束。

坠落之谷&狮子猿

  坠落之谷没有太多的剧情要素,主要是提供了关键道具白蛇蛇柿和馨香水莲。

  推进主线剧情的关键道具花也就是馨香水莲则是在打败狮子猿后拿到的,整个坠落之谷最重要的场景是狮子猿饮水处。战斗记忆的介绍中可以了解到狮子猿本来有两只长相厮守,可奈何其中一只成了附虫者,另一只则自然死亡。虽然后续的另一场狮子猿BOSS战会有一只黑猿来参战,但却没有充分的线索来揭露黑猿的身份,我更倾向于黑猿是白猿的后代,因为黑色的毛发是更年轻的象征。

  活着的狮子猿日夜守护着伴侣生前最爱的馨香水莲,打败狮子猿后不仅得到了馨香水莲,还拿到了爱哭鬼的手指,证明了佛雕师的女友人爱哭鬼是被狮子猿杀死的,交给佛雕师后也会有一段追忆往事的对话,佛雕师和真名川蝉的爱哭鬼同是在坠落之谷中修行的无主忍者,爱哭鬼则会用手指吹响哀乐。

  狮子猿的存在也为源之宫的鲤鱼王剧情做了铺垫,狮子猿身上的虫子应该就是吃了死去的鲤鱼王后而被寄生的,这个等到了源之宫的时候相关剧情会继续展开。

水生村&结宿之石

  如果仙峰寺是主动的去研究源之宫和不死之力,那么水生村则是被动的成为了牺牲品,水生村的神官让村民们喝酒,喝完了酒就会口渴而大量饮水最后失去理智,水生村同样也是将源之宫和不死之力当作了错误的信仰,或者说是受了蛊惑。

  水喝得多了身上就会长出结宿之石,将结宿之石供奉在祭坛上就会抵达源之宫,但是经过对话得知其实村民们是不知道水的作用的,知道水的作用的只有神官自己。而蛊惑了神官的应该就是雾隐贵人这个水生村里唯一的源之宫人,雾隐贵人带着自己的目的来到水生村,不仅仅是蛊惑了水生村的神官让他带着村民一起喝水,还将水生村用浓雾遮蔽了起来防止外人的干扰。雾隐贵人告诉神官,多喝水就能抵达源之宫,而且如果被认可还可以得到只有贵族才能喝的“京城水”,喝下后就可以成为宫中贵族“京城人”。

  水生村另外一个细节是村内有大量的柿子树,这也说明了米娘吃的柿子不单单是普通的柿子,更是源之宫的水培养出的特殊品种,也只有这样的功效才能成为变若之子的能量来源。

  来到水生村的山洞里可以看到,供奉的祭坛上有大量的石头,在这里只狼拿到了主线剧情的另一个道具,结宿之石。

支线&水生的凛

  水生的凛这个支线对主线剧情来讲没有任何的关联,水生的凛是之前我们在苇名城遇到的武士阵左的母亲,阵左循着母亲的琴声来到了这里最后也死在了这里,而和水生的凛的对话也着实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我猜想这个可能会在未来的DLC中补完,或者说水生的凛相关剧情被阉割掉了,因为早在14年的宣传原画里水生的凛身边还有一只大蜘蛛……

天守阁&修罗&永真

  再回到苇名城可以看到如今的苇名城已经被赤备军入侵了,但苇名众仍旧在顽强抵抗。只狼来到苇名一心的卧室,永真则在这里看护着病重的苇名一心不让他去杀敌,在和苇名一心的对话中体会到如今的苇名国已经是大势已去了。而窃听苇名一心和永真的对话可以知道苇名一心已经时日不多了,同时也提起了苇名弦一郎的另一把黑色不死斩“开门”,苇名一心赞扬了苇名弦一郎的舍身为国的觉悟但同时也嘱托永真不能让苇名弦一郎利用九郎的龙胤之力。在苇名一心房间外面的宝箱里可以获得黑色不死斩的卷轴,介绍了黑色不死斩的作用就是复活已死之人。

  回到天守阁后只狼遇到了向九狼索求龙胤之力的义父枭,相较与苇名弦一郎,枭的野心更大,不仅仅拘泥于固守苇名城,枭甚至想要利用龙胤之力去争夺天下。经历了三年前的失败,枭隐忍了三年,等到内府赤备军攻入苇名城后才再次出现趁火打劫,这也是枭的忍者作风。这里有两个选择,如果选择听从枭的话那么就开启了修罗结局,也就是打败永真和苇名一心,最后由于杀人太多堕入了修罗杀死了枭,也就无法再到达源之宫了。

  另一个选项则是打败枭,打败枭之后和永真的对话中可以知道断绝龙胤需要九郎的牺牲,但是永真不希望如此,根据巴留下的手记永真了解到断绝龙胤还有其他方法也就是复归常人,但是需要常樱之花,永真便请求只狼寻找常樱之花,自己则去找寻更多线索。

  答应了永真的这个请求后只狼来到了遗冢再次见到永真,这时的永真已经知道了复归常人的必要条件就是需要只狼的牺牲,但永真没有告诉只狼而是去到了破旧寺庙将自己的困惑讲给了佛雕师,最后在只狼的追问下说出了真相,但只狼仍旧无所畏惧继续断绝龙胤之路,同时只狼也说出了“我想如九郎那样完成该成就之事”这句关键的话。

  只狼利用枭的铃铛回到三年前的平田宅邸,在三年前的平田宅邸补足了平田家和枭相关的剧情并且得到了常樱之花这个道具作为断绝龙胤的另一条路。

  再次回到天守阁后利用不死斩、馨香水莲、结宿之石再加上九郎的血最终点燃了香,踏上了前往源之宫的道路。去往源之宫之前我们还要去找下米娘,从已经服下两个蛇柿的米娘那里获得了冰泪。到这里最后的三个结局也就清晰了:

  (1)九郎:利用自己的牺牲来“断绝龙胤”

  (2)永真:令九郎“复归常人”

  (3)米娘:作为龙胤的摇篮开启“龙之还乡”

源之宫&破戒僧

  只狼由于身上有属于樱龙的香气于是被麻绳巨人接引到了山清水秀的源之宫,刚到源之宫就是一场BOSS战破戒僧,作为源之宫的守门人,不仅仅是真身守着源之宫,还将自己分出了一个幻影去守卫水生村的乘轿石洞。

  从穿着来看破戒僧隶属于仙峰寺,并且也是仙峰寺的高级别僧侣,甚至有可能是其中一位仙峰上人,这也正说明了仙峰寺将龙胤和不死之力作为了一种信仰去追寻。但破戒僧和我们最初在仙峰寺遇到的绿袍僧人走了不一样的路,绿袍僧人虽然也染指了附虫所带来的不死之力,但还保有意识,而破戒僧则完全放弃了自我,投身于对源之宫和不死之力的盲目崇拜。

  打败破戒僧后的战斗记忆中可以看到破戒僧的本名是八百比丘尼,八百比丘尼是日本古代神话人物(神话中是女性),因为吃了异界的人鱼而活了八百岁。游戏罕见地将破戒僧和现实存在的神话人物关联在一起,重点则应是在于人鱼,也就是拥有人类牙齿的鲤鱼王。

源之宫&淤加美&宫中贵族

  源之宫最关键的存在当属淤加美女武士和宫中贵族了,并且这二者还根据服饰的不同进行了等级的区分:紫衣淤加美>红衣宫中贵族>蓝衣宫中贵族>卡其色衣蓝裤淤加美。

  刚到源之宫还未过桥时存在大量的蓝衣贵族,还有少部分的卡其色淤加美,而值得注意的是房屋内在走廊里闲逛的蓝衣贵族是由两位卡其色淤加美在后面守卫着的,可见蓝衣贵族和卡其色淤加美的地位之分。同时未过桥的整个区域,只有一位红衣贵族,红衣贵族的旁边就是存放有京城水的房间。而当我们进入到皇宫后,出现的景象则是红色贵族在啃食卡其色淤加美的尸体(仔细看其实不是很多人认为的蓝衣贵族的尸体),再从皇宫往里深入便是通往樱龙的道路,是由衣着华丽且能够唤雷的紫衣淤加美把守着。

源之宫&水生村

  到这里的线索就能够大概猜出水生村和源之宫的关联了。水生村的村民在身体长出石头后就可以被接引到源之宫,因为喝水结石是由内而外整体的变化,熏香仅仅是外部浸染,所以需要更多的原材料。抵达源之宫后喝下京城水就可以成为宫中贵族,而神官这等功勋卓著的人则可以成为像雾隐贵人一样的红衣贵族:

  嫁到源之宫者,先喝下此水

  源之宫除了喂鱼人的女儿之外却没有普通人类形态的物种存在,就是因为这些被接引到源之宫的村民全都成为了宫中贵族,而当我们拿到京城水返回水生村交给神官后,喝下京城水的神官也会变为红衣贵族。

  宫中贵族的形态是长长的脖子和类似树根的底盘,这些都与之后遇到的樱龙相近,黑魂中小龙人的形象也是以长长的脖子最为明显。所以可以看出宫中贵族并不是原生的物种,而是在樱龙到来后才诞生的类樱龙生物,也就是历代的水生村民所变(这里不排除也有一部分宫中贵族是淤加美一族男性喝水喝多了变的)。

  宫中贵族的最终目的也是不死之力,毕竟仙峰寺修佛的人都无法抵挡不死的诱惑,更何况水生村的村民们。蓝衣贵族是依靠法术远程汲取,而红衣贵族则是通过啃食来快速汲取生命力,只狼被蓝衣贵族汲取生命力变老后再处决蓝衣贵族便会出现啃食的动作并快速恢复。相较于仙峰寺,或许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水生村村民离自己的信仰更近了一步,甚至超越了破戒僧这种依靠附虫而不死的不正统存在。

支线&鲤鱼王

  整个剧情最重要的支线当属鲤鱼王了,鲤鱼王存在于源之宫的湖中,有着红眼和人类的牙齿。而与其联系紧密的坛之贵人则应当是存在于源之宫的单独一个物种,因为源之宫的坛之贵人评价平田宅邸的坛之贵人时用了“一族”的称谓。和坛之贵人的对话中能够了解到,坛之贵人的目的也是不死,但是坛之贵人的不死是通过变身成为鲤鱼王而实现的,变身鲤鱼王的条件是需要足够的宝鲤之鳞并且现任鲤鱼王死掉,就有点像蚂蚁和蜜蜂这种社会结构,蚁后蜂后死掉之后才能够出现新的。

  成为鲤鱼王后源之宫湖那狭小的空间无法提供足够的饵食,则需要喂鱼人这样的角色存在,或许是坛之贵人一族与皇宫中的红衣贵族达成了某种约定,让红衣贵族以不死之力诱惑喂鱼人去喂鱼。所以可以看到源之宫的喂鱼人女儿两姐妹会逐渐老去,但她们的父亲却依然健在,正是因为她们的父亲也曾经渴求不死之力。红衣贵族虽然让她们的父亲如愿以偿的成为不死的存在,但却让其成为了只知道喂鱼的怪物,这也正是喂鱼人女儿两姐妹其中之一让只狼打开皇宫大门后去里面杀光红衣贵族的原因。

  而鲤鱼王的死亡则需要带有寄生虫的饵食,湖中的前代鲤鱼王骨架旁也能看到绿油油的一群寄生虫,死后其功效也相当显著,直接产生了狮子猿、仙峰寺僧侣为代表的一批附虫者。喂食鲤鱼王尊贵的饵食后在狮子猿饮水处能够找到鲤鱼王的尸体,这也证实了狮子猿饮水处的水是源之宫流入的。这里其实可以大胆猜想一下,仙峰寺和狮子猿是是附虫,苇名城和水生村则是变若水和结石。是不是和饮水方式有关,山中的僧人和野兽可以直接喝泉水井水的,而普通的人的习惯则是先烧开了再喝,因此良好的饮水习惯杀灭了水中的寄生虫。

  回到源之宫将鲤鱼王的白须交还给喂鱼人,喂鱼人的使命也就完成了。与仙峰寺人、水生村人等人的求生不同,喂鱼人,附虫者武士等人则更多的是求死,死亡对他们也更是一种解脱。

源之宫&淤加美一族

  如果说坛之贵人、宫中贵族、鲤鱼王这些存在对于樱龙来说并没有任何卵用的话,那么淤加美一族则与此不同,作为最接近樱龙的存在,淤加美一族可是直接从樱龙那里获得了力量和认可的,龙之舞乐面具的介绍是:

  源之宫的淤加美女武士,为龙献上舞蹈,于是便会不可思议地充满力量

  淤加美一族更像是樱龙的左膀右臂,是樱龙意志的执行者,也是守卫者,樱龙也将唯一的正统的龙胤之力赐予了淤加美一族的巫女。而淤加美一族的来历可以参考的线索并不多,通过天守阁的挂画、喂鱼人女儿、苇名一心对于巴的描述和源之宫石棺处的女子可以知道正常的淤加美一族其实是普通人类的样子,只不过由于能够唤雷才被看作是异类。通过地牢里的手记可以发现,淤加美一族也并非是源之宫的原住民,也是为了追寻樱龙而来,并且应该是最初抵达樱龙处的族群,自然而然的获得了樱龙的力量,后来又下山遭遇苇名众,最终因为弱毒而被打败,自此长居于源之宫中。而长期与樱龙的接触也让淤加美一族发生了类龙的变异,但也许是为了跳舞和战斗而保有了双足。

  并非所有人都希望获得永生,丈和巴二人看到了龙胤带来的副作用,也就是龙咳。在樱龙BOSS战一阶段的白木老翁应该就是那些被樱龙汲取了力量的草木小神明,这些白木老翁也是在不停地龙咳,丈和巴决定下山斩断龙胤。巴的身份是淤加美的女武士,而丈我则认为是淤加美的巫女,不仅仅是因为常樱是丈带到苇名的,还因为当我们打败樱龙再次回到源之宫石棺处时会提示巫女已经沉睡。这个趴在石棺上的女子并没有明确交待身份,仅仅知道是巫女,或许龙胤才是接触樱龙的桥梁,只有身怀龙胤合掌祭拜才会抵达仙乡。而米娘变若卿子的日文意译也接近于巫女。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最新游戏发布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QQ| 最新游戏发布 ( 粤ICP备18134897号 )

GMT+8, 2020-9-19 22:03 , Processed in 0.02809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