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游戏发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新游戏发布 游戏攻略 查看内容

《美国末日》全流程剧情解析 剧情结局与人物关系深度说明

2020-5-21 00: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 评论: 0

  《美国末日》这款游戏可以说是里程碑游戏的其中一款,游戏讲述了发生在世界末日后的美国,由于病毒蔓延被感染的人类变成了可怕怪物的故事,本作的剧情是很多玩家想了解的,本次就为大家带来了《美国末日》全流程剧情解析,包括剧情结局与人物关系深度说明,希望大家能看进去。

前言

  本文以纯文字小说叙事的形式来讲解整个游戏剧情,深度讲解了流程剧情与人物关系间波澜壮阔的故事。

  我第一次玩《最后生还者》是在2014年,记得通关那天晚上,当我关闭PS3时,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佛结束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旅程。我沉浸在这个游戏故事中难以自拔,当晚整夜失眠。一个好故事对人的影响是难以言喻的。之后几年我买了PS4,又忍不住将这款游戏通关几遍,每一次都在想,如果我能把如此优秀的游戏剧情写成小说该多好,尽管我的写作水平很业余,但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有机会了解这个故事,而不是只把这款杰作当做成别的游戏

  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个月的闲暇时间,于是下定决心完成这个心愿,将《最后生还者》的剧情写成小说。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喜欢,不喜欢的朋友也请多提意见。

序章

  每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都有一个平凡的起点。

  当夜幕再次笼罩德克萨斯时,乔尔正驱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乌云遮住了月光,吹过脸庞的风夹带着美国西部的干热,今天的天气不怎么样,一如乔尔同样糟糕的心情。在美国,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失业。

  没错,乔尔正面临失业危机。事情的起因是这样,大概一个月前,一种不知名的传染病在美国西海岸开始蔓延,新闻媒体特别热衷于报道这件事,每天都会跟踪事态的发展,将生病的人数认真统计和公布。新闻媒体天生就喜欢国内有事情发生,最好是糟糕的事,如果每天都是天下太平,怕是一半以上的媒体人都得失业,乔尔是这样想的。他并不觉得传染病有什么好恐惧的,这个世界上的传染病还少吗?流感、疯牛病,甚至SARS,它们总是来势汹汹,然后很快就会消失,而后,人们恢复正常生活的速度也会快得惊人,到最后,那些传染病带来的经历只是聊天的话题而已。但是让乔尔没想到的事,这次的传染病事件居然影响到了他的工作。

  由于世界各国还未掌握控制或者治疗该种传染病的方法,一些国家为了防止它扩散到本国,暂时切断了与美国的航线与海洋运输。乔尔所任职的公司主做出口业务,这一变故立刻切断了贸易的生命线,公司几乎瘫痪。如坐针毡的老板为了减少损失只好决定大量裁员,这几天乔尔正在和一位承包商谈一笔贸易,他很清楚,如果这笔买卖搞砸了,他将成为失业大军中的一员。

  乔尔将汽车停进院子,下车关门。屋里没有灯光,他习惯性抬起左臂看时间,忽然想起那块手表已经坏了一个星期,早就不知被丢到哪个抽屉里了。天色已晚,女儿莎拉大概已经睡着,他心想。

  乔尔今年三十岁出头,面庞棱角分明,头发短而浓密,蓄着络腮胡子。他棕色的眼睛有一种德州牛仔般的坚毅,身体像码头工人一样高大强壮,平日里只喜欢穿牛仔裤和体恤,尽管这样会让他的形象更接近一个粗糙的男人,但他就是不喜欢改变着装。

  乔尔的弟弟汤米也从事与出口贸易相关的工作,恰巧他认识那位承包商,于是弟弟在此时变成了乔尔的救命稻草。乔尔在进家门时又忍不住给汤米打了一个电话,希望弟弟能够帮助他搞定那位承包商。

  开门后,乔尔的通话声吵醒了在沙发睡着的莎拉,她揉揉眼睛,看见老爸打开台灯,客厅里顿时有了昏黄的光。汤米说他一定会帮忙说服承包商,但那是明天才能做的事,今夜他需要放宽心睡个好觉。

  挂掉电话后,乔尔拖着一身疲惫坐到沙发上。独自抚养女儿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维持生活需要不小的开销。他最害怕思考关于钱的问题,房屋贷款像山一样压在肩头,每周的消费账单都会准时寄到邮箱,每个季度的保险单和税单也是如此。而随着女儿的长大,花钱的地方会越来越多,如果没有更多的收入,生活将会愈加艰难。

  不过可爱的女儿总会为乔尔阴霾带来阳光。莎拉是一个十一岁的美丽女孩,皮肤白皙如雪,有着一头迷人的金发,碧蓝色的眼睛闪烁着精灵般的美丽。再过六七年,也许不用那么久,她一定变成一个魅力十足的女孩,对男人有着致命吸引力,就像她妈妈当年那样。

  莎拉对爸爸微笑,声音像圣诞节的铃铛一样好听,“嗨,今天工作还开心吗?”

  不开心,乔尔心想。他现在最不想提起的就是工作,于是用手指支撑疲惫不堪的脑袋反问道:“你怎么还没睡?已经很晚了。”

  “很晚,几点了?” 莎拉似乎错过了很重要的事,急忙看看挂在墙上的钟表——11点50分。

  “早就过了你该睡觉的时间。”乔尔漫不经心地说。

  “还好”莎拉庆幸,“今天还没有过去。”她一咕噜翻下沙发,埋头找东西。

  “听着宝贝,我今天很累,没力气陪你聊天。”

  乔尔的话音刚落,莎拉就把一个用灰色亮纸包装的盒子送到他面前。

  “给你。”

  “什么东西?”乔尔接过盒子。

  “你的生日礼物。” 莎拉的表情露出得意,她期待老爸能对她说点什么,一定是和平时不一样的对白。

  乔尔打开礼物,左右端详。莎拉继续解释说:“是一块手表,你这两天一直都抱怨手表坏了,所以我想你需要一块新的。”

  乔尔已经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也许女儿是唯一能记得他生日的人。自从莎拉懂事起,每年都会给老爸准备一份生日礼物,一副亲手画的画,一束在河边采摘的花,或是一只用玩具换来的松鼠。今天的礼物太特别了,这是一块手表,他那块坏掉的表终于有了替代品。手表能让乔尔每次看时间时都想起女儿,当然,也会提醒他何时该回家。乔尔的疲倦消散了一半,心中有甘甜滋味,可他仍然收敛情绪——他是一个不喜欢表达情感的家伙。

  乔尔将手表戴上左右看看。莎拉满怀期待地问:“喜欢吗?”

  乔尔故意晃了晃手表说道:“亲爱的,我知道这很棒,只是……只是它好像停住了。”

  “什么?”莎拉急忙拉来老爸的手臂检查手表,发现秒针像一只活力十足的小兔子一样跳动,这只表并没坏,老爸在捉弄她。

  “啊哈。”她用纤纤小手推搡了一下老爸,算是对他捉弄的回应。

  “你怎么有钱买这东西?”乔尔问。

  “我贩毒了。”莎拉不想好好回答老爸的问题。

  “那太好了,你也可以帮我付贷款了。”

  “想得美!”

  乔尔打开电视,莎拉凑过来靠在老爸身上一起观看无聊的电视节目。他们的房间是典型的美式简约风格,棕色的木地板,白色的玻璃吊灯,原木餐桌和茶几下铺着浅色地毯,墙纸是让人昏昏欲睡的黄色,其他家具和电器也大多是一些便宜货。乔尔希望家里能够再漂亮一些,不过对于一个即将失业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家已经算不错了。

  莎拉看了没到一刻钟就睡着了。乔尔轻轻地抱起女儿,把她送进贴满照片和海报的卧房,放在柔软的床上。他温柔地吻了女儿的额头,也许明天自己在她醒来之前还得出门,也许他回家时女儿已经睡着了。他陪伴莎拉的时间少得可怜,莎拉可能对此心存怨气,可他希望女儿知道,她是自己心中的唯一,永远都是。

  时间走到深夜,云层变得更厚,偶尔露出的月光将大地照的惨白,然后又消失不见。莎拉还在甜美的睡梦中,电话突然响起。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接起电话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哈喽”,电话里传出汤米叔叔又急又慌的声音。

  “莎拉,亲爱的,让你爸爸接电话。”

  莎拉还带着朦胧困意,问道:“汤米叔叔,现在几点了?”

  “我得和你爸谈一谈,我有些……”电话突然挂断,汤米叔叔一向是很镇定的人,他的声音如此慌乱,一定是有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汤米没再继续打电话过来,莎拉感觉到一丝心慌,困意也渐渐消散。她起身去找爸爸,路过电视机旁时,发现了自己准备的生日贺卡,卡片上写道,

  爸爸:

  你常常不在家,讨厌我最喜欢的音乐,又看不起我喜欢的电影,但奇怪的是你每年还是能成为最佳爸爸。你是怎么办到的?

  生日快乐,耶!

  爱你的莎拉

  “糟糕”莎拉心想,我怎么忘了把生日贺卡给爸爸,如果过了今天,生日贺卡就没有意义了。她喊了几声老爸,没有得到回应。房子里空空荡荡,很安静,莎拉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路过卫生间时,莎拉拿起洗手池边的报纸,黑粗的字体赫然印着最近传染病爆发的最新动态。

  区内入院人数激增,离奇感染者暴增300%;FDA食品卫生署发现更多被污染农作物:女子发狂杀死丈夫以及其他三人。

  莎拉不明白这些事件意味着什么,她只想快点找到老爸,然后告诉他汤米叔叔有急事找他,她自己也有些害怕,这个诡异的夜晚最好能快点结束。乔尔卧室的木门半掩,床铺很乱,电视还开着人却不在,显然他走的很匆忙。莎拉看到电视中正在播报现场新闻,镜头固定在一处加油站,这里刚刚发生了传染病感染者袭击行人事件,越来越多的感染者出现暴力倾向,女主持人用非常快的语速播报情况的发展,镜头中的人们显得焦急又惊慌。突然有一个人大喊:“快离开这里,瓦斯泄漏……”。话音未落,加油站忽然发生爆炸,霎时火光冲天,一切都被吞噬在火海里,电视信号也随之中断。

  与此同时,莎拉听到附近传来爆炸声,她急忙向窗外望去,发现半英里之外也发生了爆炸,熊熊烈火在漆黑的夜晚格外耀眼,黑烟像魔鬼一样在夜幕中升腾。由于剧烈震动,四周的汽车都响起了防盗警报,本是平静的夜晚立刻变得恐怖不安。

  莎拉被吓坏了,她高声呼喊老爸,可乔尔始终没有回应,房子里还是她孤零零一个人。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小心翼翼地往楼下走,电视里闪烁的雪花点明亮又刺眼,将女孩的身影拉得又细又长。刚走到楼下客厅的窗户前,她听到刺耳的警笛声,三辆警车从路上飞驰而过。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莎拉想知道答案。

  门外的狗一直在狂吠,此时桌上的手机又响了几声。莎拉拿起一看,已经有8个未接电话,都是汤米叔叔打的,难怪他找不到老爸,老爸把手机忘在家里了。突然门外传来狗的惨叫,犬吠声戛然停止。莎拉紧张地望着门外,忽然看见老爸面色紧张地跑进来,气喘吁吁似乎一直在被追赶。他进来后第一时间关上了玻璃门,然后慌忙从抽屉里找手枪。

  “老爸,你回来了。”莎拉谢天谢地,房子里终于不是她孤零零一个人了。

  “莎拉,你没事吧。”乔尔急声问道。

  “没事。”莎拉还从未见过老爸如此慌张,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有人进来过吗?”乔尔一边问,一边给手枪装子弹。

  “没有,谁会到这里来?” 莎拉靠近玻璃门,好奇地向外看。

  “别靠近门!”乔尔惊慌地喊,“乖乖地站在后面。”

  “爸爸,你有点吓到我了。” 莎拉向后退了好几步,爸爸的惊慌瞬间传染给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是吉米·库珀,他被感染了。”

  “感染了什么?”吉米是他们的邻居,一个总喜欢用他老婆的体重开玩笑的中年男人。

  几秒钟后,吉米突然嘶喊着着冲进乔尔的院子,用身体猛撞玻璃门,鲜血顿时染在光洁的玻璃上。

  “莎拉快过来!”乔尔急忙将莎拉拉到身后,紧紧握住手中的枪。莎拉隔着玻璃门看到吉米满身都是血,眼睛布满红色血丝,嚎叫着一次次奋力地撞击脆弱的门,屋内顿时陷入一片恐惧。

  莎拉被吓傻了,用力扯住爸爸的衣服,颤抖着地躲在他身后。

  “别怕宝贝,有我在。”乔尔用仅有的时间安抚女儿。

  随着一阵玻璃碎裂的声,吉米一头扑进客厅,倒在满是玻璃碴的地上。

  “吉米,我警告过你……别过来!”乔尔高声喊道,用的枪口死死对准吉米,不到最后一刻他不愿杀人,即使是已经失去理智的人。可是吉米已经听不到任何警告,他张开血口扑向乔尔,无惧手枪,血红的眼神中只剩下杀戮。在莎拉的惊叫声中,乔尔开枪射穿了他的脑袋。

  血浆飞溅,红色液体片刻间浸湿地毯,吉米倒地惨死。莎拉人生中第一次亲眼见到活人被杀死,而子弹是从老爸的手枪中射出的。她被吓得呼吸困难,战战兢兢地对乔尔说:“我的天,你……你对他开枪了。”

  “是的,我别无选择。”乔尔自己也被惊吓得呼吸错乱。

  “我,我今天早上才见过他,他还笑着和我打招呼。”

  刚刚杀过人的乔尔努力平复自己慌张的情绪,他本来不以为然的传染病突然在今夜开始了大爆发,城里的情况已经恶劣到无法想象,也许很多人会死于今晚,他决不能让自己和莎拉成为不幸之人中的一员。乔尔双手抱住莎拉的肩膀说:“听我说宝贝,吉米被感染了,他刚刚咬死他的妻子,还要咬我们,所以我必须向他开枪。”

  “库珀太太也死了……被库珀先生?”

  “没错宝贝,听我说。”乔尔的呼吸很急促,“有件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如果继续留在家里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必须走,你懂吗?”

  莎拉特别想哭,但是她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是病毒,前些天就有人说病毒早晚会失控,没想到这一切真的发生了,倒在地上的吉米就是现实。莎拉看着老爸,明白此时应该听从老爸的安排,他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依靠。莎拉坚毅地点点头:“我明白”

  乔尔又飞快地从其他抽屉里找出几颗子弹,此时汤米开着一辆白色的越野车赶到。

  “你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汤米紧张地对乔尔说,“镇上有很多人被感染了,这里越来越危险。”汤米比强壮的哥哥略显消瘦,一样是深棕色的头发,只是长了一些。他眼神睿智,并未蓄须,看起来更像是一名律师或者是电子工程师。汤米一边说一边迎乔尔父女俩上车。

  “我知道,情况不太好。”乔尔把女儿抱上车。

  “我的天,你身上都是血。”

  “不是我的血,我稍后再告诉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

  “好的。我看到被感染的人全都丧失了理智,他们说是某种寄生虫,或者是病毒。”说话间,汤米开动汽车,他又转头问道:“莎拉,你还好吧?”

  莎拉独自坐在后排轻声说:“我没事。”其实女孩心中非常害怕。

  汽车在茫茫夜空下行驶,空气中飘荡着紧张的情绪。路上的车都在疾驰,每个人都想远离事发之地。汤米继续说他刚刚得知的情况:“现在很糟糕,手机信号、收音机和电视全都中断了,我们还***倒霉。刚刚记者还不停地说,军队在高速公路上设了路障,所有车辆不许通行。”

  “他们是害怕病毒扩散,这表明我们更得离开这里,该死,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等死!”乔尔骂完又想了想,“我们可以走71号公里,这是条很少人走的小路。”

  “和我想的一样。”汤米说道。

  “他们说有多少人死了?”莎拉扒着汤米的车座问道,女孩很害怕死人的话题,但是又想知道真相。

  汤米回道:“似乎有很多,他们发现房里一家人全都血肉模糊,还有……”

  “汤米。”乔尔打断了弟弟,示意不要给小女孩说这些。

  “好的,抱歉。”汤米继续认真开车,转了几个弯之后,汽车驶进一条泥泞的小路——通往71号公路的必经之路。路边的只有农田和杂草,夜空漆黑,没有一盏路灯。

  “政府到底有没有说明这到底是怎回事?”乔尔问道。

  “据说他们也毫无头绪,有些人还想封锁消息。不止我们的城镇遇到这种事,大家早就发现传染病,但是病毒好像在这几天集中爆发,先是在西海岸,然后是南部和东海岸。”

  忽然前方出现一座着火的房子,火焰已经将整个房屋吞噬,木板被烧得噼啪作响,黑色的浓烟向天上翻滚。“哦该死,那是路易斯的农场,希望他已经逃走了。”汤米说道。路易斯是汤米和乔尔认识了多年的朋友,乔尔只好安慰自己说:“他一定已经逃走了。”

  “我们生病了吗?”莎拉问。

  “不,我们不会的。”乔尔回答。

  “你怎么知道?”

  “他们说只有城市里的人被感染,我们没事。”

  “吉米不是在城市里工作吗?”

  “没错,他是的。不过我们会没事的,相信我。”

  此时他们看见一对夫妇带着孩子徒步走在路上,男人看见汽车便挥手求助。

  “看看他们需要什么帮助?”汤米说。

  “你要做什么?继续开车。”乔尔的口气很强硬。

  “他们有小孩,乔尔。”

  “我们也有!”在一切尚未可知的逃生路上,乔尔不允许任何陌生人耽误宝贵的时间,更何况他们不知道这一家三口有没有生病。

  “但是我们还有位置。”莎拉也希望帮助他们。

  “嘿,停车,停车!”车外的男人一边挥手一边大喊,期望有车能载他们离开。

  “继续开车。”乔尔又重复了一遍,汤米只好听从哥哥的安排。

  汽车从这对夫妇和小孩的身边驶过,五分钟后终于驶进71号公路,这里是小镇的边缘,周围建筑上的灯光让这里显得明亮。“走这条路顺利的话,40分钟后我们就能走上高速路。”没想到汤米的话音刚落,前方路上就出现了犹如长龙一般的汽车尾灯,无数车辆堵在71号公路上。原来每个想要逃离小镇的人想法都一样,都想从此处绕道大路上,不过话说回来,镇上的人又有谁不知道71公路呢?眼前这条路虽然还算宽敞,但是无法同时疏通密密麻麻的车辆,道路此刻变成了停车场,每辆车都进退两难。

  “见鬼了,这条路走不通了。”汤米又急又恼。

  “调头吧,我们再找别的路。”乔尔觉得与其被困在这里,不如去别处碰碰运气。

  拥堵的道路让每个人心急如焚,排在队伍末尾的银色轿车上走出一个男人,他挥动双臂生气地咒骂堵车,该死的堵车挡住了所有人的逃生之路。突然,从路边的斜坡下冲出一个面目狰狞,穿着病号服的感染者,嚎叫着将眼前的男人扑倒,然后张开血口在他身上撕咬。男人痛苦嘶嚎,转眼间满身是血。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感染者也扑了上去,像非洲猎狗撕咬角马一般,一口一口让男人变得血肉模糊。

  “我的天!”汤米被这一幕惊呆,仿佛陷入噩梦,直到一个感染者向他们的车冲来。

  “汤米,快调头!”乔尔急喊。

  汤米用最快的速度调转车头,可感染者还是一头撞上了汽车侧窗,将玻璃撞出裂纹,幸而汽车已经加速,很快将这个可怕的家伙甩掉。

  “回镇上,从别的路走。”乔尔继续大声指挥,他并不想回到镇上,可那是目前唯一的路。白色越野车一路开进小镇,迎面而来的是纷纷逃跑的人群,他们惊慌失措,仿佛被死神追赶。路的尽头是一辆已经被遗弃的大巴车,它横在路中,至少堵住了四分之三的路面。

  乔尔让汤米快速从路的左边冲过去,那里的空间刚好能通过一辆汽车,可是不停地有人在车前逃散。汤米喊道:“我不可能从这些人的身上轧过去。”他只好开车在人群中挪动,在艰难经过大巴车后,立刻加足油门。

  然而横祸还是不期而至,又有一辆大巴车从十字路口的另一边飞快驶来,像炮弹一样撞在汤米的汽车侧面。猛烈的撞击使白色越野车瞬间侧翻,顿时金属扭曲、玻璃碎裂,乔尔紧紧抱住莎拉,在巨大的震荡中昏了过去。

  乔尔仿佛跌进了深渊,眼前是无边黑暗,偶尔有鲜红的火焰从眼前闪过。他想挪动身体,却似乎被枷锁套牢,无法动弹。忽然,耳边传来莎拉的哭声,声音一次比一次响,她在喊爸爸。他又听到汤米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来自深渊之外。乔尔觉得呼吸困难,快要被憋死了……

  乔尔猛地醒来,好像从冥界的边缘游走了片刻,又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他浑身疼痛,头昏脑涨。不过谢天谢地莎拉还在身边,她在喊他的名字,还能说话说明女儿没有大碍。汽车翻倒在地,他和莎拉被困于扭曲的车里,车外的世界一片狼藉,人们像是被猛兽追杀的羚羊,惊慌失措却不知该逃向哪里。

  透过布满裂纹的玻璃,他看见一个感染者冲进旁边的车里,拼命撕咬驾驶室里不幸的男人,在哀嚎声中,男人的脸和脖子被咬得稀烂,车内被血液染红。

  “爸爸,你没事吧。” 莎拉使劲地摇晃他。

  “我没事。”乔尔恢复神智,“我们得出去。”他扶着车座,使劲蹬踏车窗,两记重脚之后玻璃碎裂开来。车外人们惊恐的叫声越来越大,乔尔踉踉跄跄地从车窗爬出汽车,正要回身救莎拉,突然一个感染者向他扑来。

  一瞬间,乔尔几乎只是本能地用胳膊抵住感染者的脖子,自己却被压在车身上无法动弹,这个家伙喉咙里发出恶狗进食般的咕噜声,嘴里撒发出血腥味。乔尔被吓得够呛,也许下一秒就会被咬到。

  忽然感染者的脑袋被一块砖头拍得鲜血飞溅,重重倒地,原来是汤米救了他。第一次和感染者亲密接触,乔尔一时惊魂未定。汤米又在感染者的脑袋上补了几砖头,直到这个家伙彻底不动。

  “咱们快走!”汤米喊道。

  乔尔迅速将莎拉从车中救出来,刚刚的车祸没让莎拉受到重伤,但是她崴了脚,没法走路。乔尔把手枪交给汤米让他开道,而他迅速抱起莎拉跟在后面。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最新游戏发布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QQ| 最新游戏发布 ( 粤ICP备18134897号 )

GMT+8, 2020-9-23 17:36 , Processed in 0.02387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