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作者][db:作者]  2023-01-08 06:09 Sdud.com 隐藏边栏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CSGO宝蓝是选手Brollan的外号,其id的发音与中文的宝蓝非常相似,所以就有了这个绰号,宝蓝被nip引入,在fnatic经过数年磨炼,他成为了一名技艺高超,颇具影响的选手。
1.选手简介:名字:Ludvig Brolin国籍:瑞典所属战队:NIP位置:步枪手年龄:20大约总奖金:321,1922.准星代码:CSGO-Lxrrb-tK89n-WWPxK-K7VuY-m4urD3.准星参数:cl_crosshairalpha 250; cl_crosshaircolor 1; cl_crosshairdot 0; cl_crosshairgap -2; cl_crosshairsize 2; cl_crosshairstyle 4; cl_crosshairusealpha 1; cl_crosshairthickness 0; cl_crosshair_sniper_width 1; cl_crosshair_outlinethickness 0; cl_crosshair_drawoutline 0;4.综合能力:5.游戏设置与游戏外设:Brollan在其儿时就开始接触CS这款游戏,四岁的时候就和家人在一些有趣的服务器上一同游戏
较早的接触这款游戏为他打下了不错的经验基础,Brollan将他1.6的个人能力带到了CS:GO赛场上,2017年当时年仅15岁的他参与了瑞典国内的Yoggi Yala杯预选赛,这是HLTV首个记录的他所参加的赛事,自此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就成了瑞典乃至欧洲次级联赛中的常客。
自2017年4月的首次亮相,他那年一共打了117张记录在案的比赛地图,几乎每隔一周的时间你就能在一个新的瑞典队伍里看到这个年轻人的身影。
以Gatekeepers、AWTR和passions为例,他几乎和当时瑞典所有的新生代选手都打过交道,包括如今NiP核心三人组的Hampus "⁠hampus⁠" Poser、Tim "⁠nawwk⁠" Jonasson和Nicolas "⁠Plopski⁠" Gonzalez Zamora。
参与CS真人秀节目GAMERZ帮助Brollan小有名气,他也因此受邀获得了欧洲区FPL-C的资格,节目过程中他也表示自己能够追求职业梦想很大程度是因为家庭内的大力支持。
他曾在访谈中聊到:“我的父亲也是一位玩家,所以他很理解我当时的想法”。
因此他对职业梦的追求完全摆脱了传统教育的束缚。
在2017年底Brollan辗转加入过Japaleno、Kindest Regards和TzatzikiKlubben等队伍,但接连的换队并没有影响到这位年轻人的飞速成长。
当时在与世界前五十队伍交手的37张地图中,即使缺乏比赛经验的Brollan仍拿到了1.13的个人Rating,他也逐渐成为人们眼里关注的新星。
在WESG 2017欧洲与独联体地区决赛上,Brollan以替补的身份暂时加入了当时的Fnatic战队。
但紧跟Freddy "⁠KRIMZ⁠" Johansson以及这个Major三冠王战队的步伐绝非什么易事,最终Fnatic以赛事第四的身份晋级总决赛,这位当时15岁的年轻枪手也以1.09的赛事Rating赢得了当时队友的认可,不过当时真正相中他的是GODSENT战队,因为当时年底Andreas“⁠znajder⁠”Lindberg和Dennis“⁠dennis⁠” Edman表示即将离开队伍。
在2018年初Brollan和GODSENT正式签下选手协议,但正式进入一线职业圈的工作并不轻松,他在前六个月参与了八项线下赛事——白俄罗斯、中国、塞尔维亚、法国、乌克兰、英国、最后回到瑞典。
尽管车马殆烦的赛事成绩并不理想,但当时GODSENT仍位居世界第十七名。
紧接着的Qi邀请赛上他们成功夺冠成为了Brollan职业生涯中的一大步,他也就此撕下了“线上选手”的标签。
此后的SL i联赛第五赛季上作为Brollan参与的首个大型赛事,他在13张比赛地图上拿下了1.12的个人数据。
之后GODSENT整队转会到Red Reserve,Brollan在此期间表现不佳,他接连在三个线下赛事中数据飘红。
然而此时Fnatic再度向这位小将抛出了橄榄枝,他也自此正式成为橙黑军团的一员。
随队参与的在IEM芝加哥站2018上,Brollan再度砍下1.11的个人数据,帮助队伍赢得前四的名次,并且在年末再度赢下了迪拜举办的PLG Grand Slam。
当时的瑞典队伍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无论是Fnatic还是NiP都一直尝试老选手来回轮换所组建的阵容,而Brollan这位年轻小将的加入显然打破了这一传统。
Fnatic在年初的IEM卡托维兹Major上的表现并不理想,在挑战者组阶段便以12-14名的成绩出局,这也中断了这支瑞典豪强年年进入Major正赛的记录。
此后Richard "⁠Xizt⁠" Landström以指挥加入让队伍似乎有所好转,SL i联赛第七赛季和IEM悉尼 2019上他们都杀入了最终决赛,每次离冠军奖杯都只有一步之遥。
但接踵而至的SL柏林Major预选上,Fnatic再度在Minor中出局,队伍的再次变阵迫在眉睫。
“我一直对之前阵容的各种临场指挥心生质疑,但如今阵容中Golden的指挥就好了许多,加上flusha的想法很聪明,我也很相信他们说的话。
这样的阵容让我打的十分舒服。
”Robin "⁠flusha⁠" Rönnquist和Maikil "⁠Golden⁠" Selim的重返队伍让Fnatic回归顶尖队伍之列,Brollan也向世人证明了自己保持着的良好状态。
新阵容的Fnatic将DH马尔默大师赛2019的冠军奖杯留在了本土,尽管他的队友过去取得了种种辉煌战绩,但这次对于Brollan来说仍是最好的回忆。
整体来说Brollan绝对不是2019年大型的匆匆过客,他整年的1.12个人数据为他赢得了不少EVP,Fnatic在年末的四次大型赛事中都取得了前四的成绩,Brollan的三个赛事EVP功不可没。
他也在年底因此获得了当年的年度选手TOP19,不负之前Olof "⁠olofmeister⁠" Kajbjer对他的明日之星提名。
Fnatic在IEM卡托维兹 2020之前长达78天没有比赛可打,这对于年轻的Brollan无疑产生了很大影响,他整个赛事仅拿到1.05的Rating。
但在小组赛阶段面对NaVi和Renegades时还是有所发挥,从而帮助队伍取得了前四的成绩。
随着疫情势头走高,CS赛事不得不以线上赛的形式继续展开,Fnatic也不得不告别了他们更为熟悉的线下赛事模式。
但谁也没能想到他们在Brollan在首个线上赛事EPL第十一赛季上显得如此能打!长达一个月的马拉松赛事周期并没有拖垮他们的热情,Fnatic鏖战34张比赛地图后成功夺冠。
Brollan也拿到了他生涯中的首个MVP奖章——1.14的Rating和1.23的表现值让他一举击败队友KRIMZ以及Robin“⁠ropz⁠” Kool。
尤其是在最终的BO5中,五张地图有四张他的个人Rating都超过了1.30,Fnatic也因此一跃成为世界第一的队伍,虽然这样的排名仅持续了一周的时间,但还有一件事情深深影响到了Brollan。
EPL第十一赛季成为了SG553的赛事绝唱,这把自2019下半年开始引起浪潮的突击步枪,在经历了长达数月的加强和削弱以及职业选手和玩家争议后,终于遭到了史诗级削弱。
而Brollan无疑是当时外界公认SG553最好的使用之一,在经此削弱后外界对于这位瑞典年轻步枪手的表现整体看衰。
这里有一个SG553相关的很有趣的数据,自2020年初到EPL第十一赛季决赛结束,这把带镜的突击步枪使用率高达45.6%,无论是能够直接购买的T阵营还是后续能拾捡到的CT阵营,都对这把强势的枪械情有独钟。
而经过此事Brollan决定重拾之前AK-47。
“当Krieg(国外玩家对SG553的称呼)被砍后,我开始对我之后的比赛表现有所担忧,在Krieg的更新实装之前我看了很多老的比赛Demo,它跟AK的枪口回弹和射速有很大不同,我甚至有点忘了AK该怎么控枪扫射。
我重拾AK打了许多的死斗,当然我之后的游戏风格也需要有所改变。
”抛开Brollan与SG553的问题,Fnatic之后的表现开始愈发挣扎,疫情所导致的线上赛制显然不会很快结束,之后BIG和Heroic等队伍也在线上赛事阶段迅速崛起,他们远远取代了Fnatic等一系列队伍的世界地位。
原定于巴西举办的Major赛事也被RMR系列赛所取代,Brollan没法继续他火热的手感,以洗刷Fnatic在2019上的尴尬成绩。
尽管Brollan个人数据出色,但仍难掩队伍在首阶段RMR赛事上的糟糕成绩,4月ESL One:里约之路队伍仅获得第十二名,作为队伍中数据最好的选手,Brollan砍下了80.2的局均伤害和1.23的影响值,其中还不乏面对Vitality(1.19 Rating)和赛事冠军Astralis(1.23 Rating)时的强势表现。
“我感觉在线下赛事中我的表现会更好,线下模式会让我感到舒适感,从而有更多的自信心。
线上赛完全不一样,我打的也不多,但线下却让我有种到家了的感觉。
”作为单独赛事的DH春季大师赛上Brollan表现一般,尽管在淘汰赛阶段他在与MAD Lions对战时的表现更好。
之后的巅峰联赛第六赛季问题同样存在,作为第二轮RMR赛事的收官之战,他在胜者组四分之一决赛对阵瑞典同门NiP以及胜者组半决赛对阵BIG时都表现出色,但之后不敌丹麦年轻队伍Heroic让他们止步前六。
并且本次赛事中他凭借淘汰赛阶段1.22(年度第二高)的数据在获一枚EVP奖章。
“我还记得和Heroic对阵的决胜图,我们差一点就拿下比赛但还是输了,当时挺失望的,因为明显我们能够做得更好。
”休息过后Fnatic在ESL One科隆上并没能重拾状态,他们再度输给了丹麦队伍Heroic以及Astralis,Brollan的数据依旧稳定(全队最好的1.09 Rating),在小组赛首轮面对Nicolai "⁠device⁠" Reedtz带领的Astralis时他仍拿到了1.23的Rating。
之后两个中型赛事EPL第十二赛季和IEM纽约站上问题仍在继续,前者Fnatic未能突围小组赛,而后者Fnatic杀入了半决赛。
这位18岁小将拿到了两个1.05的赛事数据,虽然只有一半的地图上他的Rating在1.0之上,但仍排在队内第二。
“我的团队表现欠佳让我略显不适,但往往比赛打得多了就好起来了,除此之外队友不在我的身旁,也让我略显不安。
”接连六场赛事最好也只拿到四强的成绩让Fnatic名次直线下降,从4月初的世界第一掉到10月底的世界第十五。
紧接着的DH秋季赛上,这个RMR第三阶段唯一也是最后一个的赛事上,Fnatic迫切需要名次上的提升,只可惜这次又是丹麦人Astralis挡住了他们前进的步伐,即使Brollan拿到了今年最高的局均0.15首杀以及1.12的淘汰赛Rating。
IEM北京站可以说是Brollan今年表现最糟糕的赛事,在接连输给Complexity和MAD Lions后,Fnatic以小组垫底出局。
Brollan拿到了低于平均数据的0.95 Rating,这也让他今年首次错失赛事EVP提名。
并且在进攻方0.64的Rating为加入Fnatic以来最糟糕的数据。
2022年3月NIP宣布签下fnatic的两届TOP20选手Brollan,持续了一段时间的转会传言画上句号。
NIP COO Jonas Gundersen在声明中说:“我们已经关注Brollan很多年了,每个认真奋斗的团队都是如此。
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他是否加盟的问题,而是一个他何时加盟的问题。
我认为他选择的时机很奇妙。
”宝蓝则表示:“我很高兴在NIP迈出我职业生涯的下一步,我与其中一些选手有很深的渊源,现在是时候去冲击奖杯了。
”的确如此,19岁的宝蓝与hampus重逢了。
2017年末他们有过短暂共事,之后两位又在GODSENT和Red Reserve并肩作战近一年。

免责声明:文中图文均来自网络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